夜凰淚

這裡是雪雪,灣家的透明寫手。
有時候會丟一點文章過來這裡。

再一次奪回

-死神paro
-尚未取回記憶的真和為了確認的泉
-手機排版抱歉
-OOC注意

為什麼?瀨名泉一直存在著疑問。他看著正在空中坐著鐮刀察看任務名單的那名金髮少年,纖白如玉的肌膚、毫無缺陷,那是他天生的資質與自己的堅持;亞麻的頭髮又細又軟、像是上等的絲綢一般;綠色的瞳色像是新生的綠葉、又像最高等級的糯種翡翠一般。

「喂。」

聲音和他一樣、清爽卻又帶點軟孺,不管是什麼語氣對他來說都顯得十分可愛。

「喂。」

即便是被那種老土的眼鏡遮掩住,眼中的不滿還是被他給精準地捕捉到,那可愛的反應他一個都不想錯過。然而還是有一些不同——

「——泉さん!」

「ゆうく——?」聽到聲音反射性地回過神來回應聲音,卻在看到身穿黑色兜帽和迷你褲的少年死神面無表情地站在面前、鐮刀佇立在一旁,雙手叉著腰的看著自己。

「果然這樣喊你才能專心啊。那個叫做“ゆうくん”的人、是這麼叫你的吧。」死神稍稍蹙起眉頭,順手拔起了鐮刀,背對著瀨名泉。

……果然。『這個人』是知道我的事的。瀨名泉回憶起了初見面時,對方突然之間摘下眼鏡、然後對著他喊出只願意給那孩子稱呼自己的稱呼,明明身形、聲線、甚至於無意識狀態下的小動作都如此相像。……眼前的人、真的是遊木真嗎?

「好了,既然回過神了、那就快點——「為什麼?」

才剛要驅趕對方加快腳步卻被人打斷,死神帶著疑惑地看向瀨名泉。他一臉鎮定,但是對於情緒特別敏感的死神卻明確地看出對方的害怕——對於被否認的害怕。

「為什麼你會知道我和ゆうくん的事?任務名單我之前看到了,那上面可沒有寫到我和ゆうくん的事。」瀨名泉看著站立在面前、比他高上幾釐米的死神,「除非、你是——」

「看來不解釋清楚,你就不打算走了啊。」死神輕歎了口氣,手上的鐮刀自動地橫起浮在空中,他自然地坐在上面,讓鐮刀帶著自己停在空中。

「說實話,我也挺驚訝我有這個能力。」死神看著不自覺露出緊張神情的瀨名泉,緩緩道出。

「我有意識的時候,就被人帶走了。我什麼都不記得、連名字都不知道,就這樣經歷了很多事情。」他輕撫著頸項,語氣充滿平淡。

「在那之後,我誤觸靈器——就是這個傢伙,成為了死神。連事情都沒有搞清楚、就接到第一個任務,殺人。」死神看向滿臉震驚的瀨名泉,搖了搖頭、又繼續說了下去。

「但那時候那個人不跟我走,一直哭喊著一個人的名字、我的力量也還沒學會怎麼控制,所以就誤闖了對方的記憶核心、看到她的事情。」

「而且看著她似乎什麼都聽不到的樣子,我心軟了。要用到暴力什麼的我也不喜歡,但是放棄任務我也沒辦法做到,所以我下意識地、模仿了她最重要的“那個人”。」死神看著灰暗的天空,輕晃著在空中的小腿,戴起的帽子有些滑落下來、露出了有些迷茫卻依舊毫無波動的雙眼。「“那個人”是她死去的戀人、被扯進爆炸事件,所以連屍體都找不到。模仿了之後她就願意跟著我了。」

「所以我把人帶回靈界、交給了管理區的惡魔們處理。就是因為這個能力、我才會知道你和“ゆうくん”的事。因為那個時候我也窺探你的記憶了。」死神低下頭、看著底下面露沉思的瀨名泉,又重新飛回對方面前。「還有問題?」

「——那麼,為什麼你還沒殺了我。」瀨名泉看著對方熟悉又陌生的臉龐,手指悄悄地動了動,卻沒做出任何動作。他只是執著地看著那名死神,「如果是這樣,那你為什麼不處死我?」

「……你問我為什麼、」死神沉默了一陣子後摘下了帽子,露出那頭亞麻色的腦袋。毫無情緒波動的臉像是毫無自覺地,露出了帶著懷念和淺淺喜悅的笑容。

「大概是因為你給我一種,很熟悉、很重要的感覺吧。重要到絕對不能忘記、重要到絕對不能對你出手的感覺。」死神有些害臊地撓了撓臉頰,翠綠的雙眼稍稍瞇起,流轉著熟悉的光彩——那一瞬間,瀨名泉似乎看見了他心愛的人兒就站在自己面前、向著自己綻放熟悉無比的笑靨。

「——啊,當然還有你記憶裡那個跟我很像的人的關係!我只是想一探究竟而已。」少年死神猛地撇過頭,雙手環抱在胸前,臉頰泛起淺淺的紅暈。「後面這個才是主要原因,別搞錯了啊。」

——啊啊,我就知道。我就知道。瀨名泉看著坐在鐮刀上,浮在空中的少年,心中滿溢出來的感覺讓他不自覺露出了笑容。

——因為哥哥我絕對不會認錯的啊。

「……等等、你笑什麼啊?」死神用餘光瞥向瀨名泉,卻看到對方臉上的笑容,他下意識地就想驅使鐮刀遠離對方。

——那個獨一無二、世界上最可愛又讓人最為憐愛的人,那個只屬於他的“遊木真”。

「沒什麼——♪」瀨名泉在對方準備退後前牽住對方握著鐮刀的手,猛地將人拉離了鐮刀上。在對方嚇得驚呼著撲向自己時,另一隻手同時摟住了少年死神的腰。

「沒有了記憶的話、也沒有關係。」沒有了一切也無妨,在“失去”了你後我就沒有了一切。

「只要重新來過就好。」能夠重新遇到你,不論是什麼事物都沒辦法再阻止我。

「讓我可愛的ゆうくん重新愛上哥哥一次,這件事情我可是很有心得的。」畢竟幼小的自己做不到保護你的使命,年輕的自己只因為平衡被打破就對你做出了那樣的事。為了補救我們之間的關係,我已經很熟練了。

「所以——我也該清醒過來、來迎接我的王子陛下了呢。」瀨名泉牽著死神的手,在手背上落下了一吻,冰藍的雙眼宛如活躍著強烈的火焰,俊雅的臉龐此時卻讓人感覺到了不尋常的侵略性。

「作為騎士,就連被奪走的東西都沒辦法奪回來可算不了是一名騎士。這次我可要奪回你喔,ゆう——くん♪」

E.N.D.
後記:
各位好,首次發文在lof還是有些緊張呢。
這個paro是我可愛的 @御叔 親愛的小固撘在臉書上構思的小paro,我贈予給他的文章。
也是希望能夠給大家觀賞、所以就丟來lof了、……
希望各位觀賞愉快。